我国数字经济地位进一步凸显 呈现六大发展趋势

发布时间:2021-05-25 16:36:20   来源: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创新创业活跃,新科技、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数字企业蓬勃发展,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深入推进。

 

  未来我国数字经济需要抓住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推进的机遇,补短板、锻长板,破解产业链供应链的断点、堵点,加快向全球价值链高端攀升,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

 

  近年来,我国数字经济持续快速增长。数据显示,去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9.2万亿元,占GDP比重为38.6%,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进一步凸显。在政策上,数字经济迎来多重利好。“十四五”规划中单列篇章规划数字化发展内容,明确提出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与此同时,各地也纷纷出台相关规划和政策,利用数字技术赋能地方经济发展。

数字经济高位增长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日前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显示,我国数字经济疫情中逆势崛起,2020年规模扩张到39.2万亿元,是国民经济的核心增长极之一。我国数字经济保持了高位增长,其中2020年增速达9.7%,远高于同期GDP名义增速约6.7个百分点,对夺取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双胜利发挥重要作用。同时,数字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愈发突出,2002年至2020年我国数字经济占GDP比重由10%提升至38.6%,2020年占比同比提升2.4个百分点。

 

  白皮书研判,未来我国的数字经济将呈现六大发展趋势。

 

  首先,新基建将为数字经济发展打好坚实底座。未来,随着新型基础设施从投入建设期迈向运营期,5G、数据中心、工业互联网等将深度释放“数字动能”。

 

  其次,技术创新将驱动数字产业化的高质量发展。白皮书认为,“十四五”是中国落实创新驱动战略的关键时期,中国基础软件、高端芯片、核心元器件等关键核心技术创新投入将持续加大,技术创新将更深层次驱动数字产业化向自主可控、高附加值方向发展。

 

  其三,数字赋能效应将持续加码,并加速经济复苏。去年,数字经济业态和模式创新成为对冲疫情、平抑风险的经济“压舱石”。从生鲜电商、直播带货,到短视频、线上教育、线上问诊、远程办公,新型消费业态加快扩容,线上消费正在逆势增长。

 

  其四,数据要素市场化配置政策红利将逐步释放。截至去年年底,全国已建和在建的数据交易平台共21个,但数据市场化流通仍存在确权难、交易成本高、数据安全风险等诸多痛点。而电信、金融等数据治理模式较为成熟的行业将加速数据运营和服务创新。

 

  其五,数字政府与智慧城市将全面赋能社会民生。未来,各地数字治理平台将向统一、集成发展,也将有更多地方着力打造集约化的“城市大脑”平台。

 

  其六,数字红利将加速向社会各个角落渗透。截至去年年底,全国网民规模近9.9亿,全民数字素养明显提升。全国农村宽带用户总数达1.4亿户,行政村通光纤和4G比例均超过98%,城乡网络普及差距逐步缩小,农村和城市实现“同网同速”。

 

政策红利持续释放

在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上,“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了数字经济的发展规划。未来,数字经济的红利还将持续释放。

 

  国家发改委党组成员、秘书长赵辰昕此前在第四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表示,数字经济是数字化转型背景下的崭新经济形态,对人类社会正在产生深远的影响。“十四五”时期,国家发展改革委将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加快发展数字经济,建设数字中国,培育经济发展新动能。

 

  首先要加强统筹布局,完善顶层设计。统筹规划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引导社会多元主体积极参与,系统布局国家一体化大数据中心建设,夯实数字经济的发展基础;还要强化制度保障,激活数据要素潜能。国家发改委正在研究起草培育数据要素市场的政策文件,释放数据要素价值,以数据流引领技术流、人才流、资金流,推动资源高效配置。同时,要深化融合应用,推进高质量发展。继续推进上云用数赋智,实施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促进传统企业转型升级,提高供给质量和效益。此外,还要促进普惠均等、优化数字社会服务,以及健全数字经济治理体系。

 

  在我国推进数字经济发展中,国有骨干企业起着主力军的作用。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科技创新和社会责任局局长苟坪此前介绍,总体上看,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势头良好,取得积极进展。国有企业不断深化数字技术与生产经营的融合,在产品创新数字化、生产运营智能化、用户服务敏捷化、产业体系生态化等方面迈出了坚实的步伐。国资委将组织实施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专项行动计划,统筹推进产业数字化和数字产业化,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培育数字应用场景,打造行业转型样板。

 

赋能地方经济发展

各地数字经济加速发展。从总量来看,去年有13个省(区、市)数字经济规模超过1万亿元;从占比来看,北京、上海数字经济占GDP比重全国领先;从增速来看,贵州、重庆、福建数字经济增速位列前三。各地数字经济发展整体呈现高中低梯度分布特征,各地在实现自身数字经济跃升式发展的同时,不断辐射带动周边区域,形成极核、点轴、多极网络等典型模式。

 

  进入“十四五”,各地纷纷出台发展数字经济的规划和政策,利用数字技术赋能地方经济发展。有专家表示,数字经济已经连续五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地方层面也在不断加强对数字经济的战略引导,我国数字经济国省两级政策体系基本成型。

 

来源: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